江苏龙网科技频道
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

『江苏龙网摘要_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』01,LucidMotors是什么来头?无人不识特斯拉,但说起LucidMotors,别说普通吃瓜群众,或许汽车业内人士对它也是知之甚少。据维基百科介绍,LucidMotors是一家美国电动汽车公司,总部位于加...


虽然中国盛产造车新势力 , 但追根溯源 , 这个概念还是来自美国 , 特斯拉就是其中的鼻祖级代表 。
不过 , 在热衷造梦的漂亮国 , 又怎可能只满足于成就一个特斯拉呢?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所幸的是 , 诞生了无数“奇迹”的硅谷从不让人失望 。 当地时间9月9日 , 随着品牌旗下首款量产车Lucid Air进行全球首发后 , 另一个新造车品牌——Lucid Motors , 由此迈进了一段全新的征程 。
01 , Lucid Motors是什么来头?无人不识特斯拉 , 但说起Lucid Motors , 别说普通吃瓜群众 , 或许汽车业内人士对它也是知之甚少 。
据维基百科介绍 , Lucid Motors是一家美国电动汽车公司 , 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纽瓦克 。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按目前规划 , 至2021年Lucid Motors在北美地区将有20个销售服务点 。
在其官网上 , 你可以在阿拉伯文、中文和英文间自如切换 。 为什么有且只有三种语言?这从侧面上也揭露出这家公司背后涉及三地的复杂关系 。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Lucid Motors此前的官网主页能非常迅速就找到三种语言的切换 , 但Air发布后 , 官网就改为全英文了 。
公司总部虽然在美国 , 但创始人都是华人 , 一个是原特斯拉董事会成员Bernard Tse (谢家鹏 , 已于2015年11月辞职) , 另一个是原甲骨文公司高级市场总监 Sam Weng(温世铭 , 已于2020年7月退休) 。
据说前者在特斯拉任职期间 , 主要负责BMS电池系统研发 。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 , 早年公司的主要业务为制造电动车电池包和传动系统等研发 , 当年的公司也不叫Lucid Motors , 而是叫Atieva 。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但在2013年时 , 特斯拉受到热烈的市场反响让Atieva看到了新的机会 , 于是便开始了转型到电动汽车的整车制造技术研发上 。
2014年 , Atieva完成1亿美元融资 , 投资者为北汽集团和乐视控股 , 其中北汽持股25.02% , 成为Atieva的最大股东 。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然而 , 在2015年 , 由于北汽与创始团队在优先开发市场的决定上出现分歧 , 导致谢家鹏辞去CEO一职 。 在谢家鹏离开后 , 2016年4月 , 北汽集团出售了手上所有Atieva的股份 。 至2016年10月 , Atieva才正式改名为Lucid Motors 。
2018年9月 , Lucid Motors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(PIF)签署逾10亿美元的投资协议 , 并于2020年4月确认完成所有流程 , 该资金将用于加速推进Lucid Air在今年内面世的进程 。
02 , 与特斯拉如出一辙的“人设”创始人一个来自特斯拉 , 一个来自互联网科技公司 , 难怪Lucid的“人设”也跟当年的特斯拉如出一辙 。
比如 , Lucid的定位也是做高端豪华的纯电动车 。 用他们官网上的介绍来说 , 就是“一家致力于重新定义豪华的出行方式的汽车公司” 。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又比如 , Lucid也拥有一支具备各大传统车企从业背景的精英团队阵容 。
这一点 , 几乎是所有造车新势力的共同点 , 而瞄准高端电动车市场的Lucid , 其研发、管理团队更需要这种履历光鲜、经验丰富的人才为品牌背书 。
Lucid Motors的现任CEO , 是2013年加入Lucid就担任首席技术官的彼得·罗林森(Peter Rawlinson) , 如今他身兼两职 。 此前 , 他曾就职于特斯拉 , 任车辆工程副总裁兼Model S首席工程师 。 在加入特斯拉之前 , 他还曾任莲花汽车和捷豹汽车的首席工程师 。
前沿追踪|Lucid Air:特斯拉在我面前,可能只是个弟弟Lucid Motors的CEO Peter Rawlinson(右)和设计副总裁Derek Jenkins(左) 。
Lucid Motors的设计副总裁Derek Jenkins , 曾先后任职于奥迪(8年)、大众(9年)和马自达 , 不仅负责过奥迪A2、奥迪A8、大众Scirocco概念车及大众多款概念车的外观设计工作 , 还主导了第四代马自达MX-5的设计 , 斩获了当年的世界年度车大奖和世界年度设计奖 。 Lucid Air则是他2015年加入Lucid Motors后交出的第一份作品 。